您现在的位置: 沐川新闻网 >> 沐源川>> 文化动态>>正文内容

洁白的时光

作者:谢长江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26日   

 

洁白的时光

 

乐山日报 2015年06月14日 3版

■谢长江

  我用目光轻抚纷纷扬扬的花朵,内心震颤,却无力诠释这些花朵的脚步声。

  我用心敞开无私的大门,但花朵的身影仍在我的掌心悄然而去,让我感触到一种浩大的秘密。

  或许生命的开始和死亡是从一条道路到另一条道路,当中的过程,需要异常冷静,也无选择。

  但我相信,生命远非如此简单,也深信生命的意境,在于拥有的开始和毫无保留的死亡。

  何况生命还有一种我更加倾心的大美,就像天空绽放的花朵,以千姿百态的美丽温暖农人的麦地,尤其是那洁白无瑕的情感和祥瑞,让我感动。

  我必须歌唱这样的生命。我用心倾吐,不留一丁点儿甜柔;我歌唱的时候,我也在微笑。

  月光上漂浮的是音符吗?那是轻盈的梦还是谁家飞向麦地的笑声?

  静静的村庄,渐渐融入山岗和田野。一片片灯光在硕大的窗口凝固成金块,辉映出金色的话语。

  月光越来越深了,梦境越来越稠。农人的梦在如雷的鼾声里,像开满鲜花的大树。孩子的笑声在他们的脸上捉迷藏,露出芬芳。

  麦鸟的梦呢?麦鸟的梦在休息吗?麦鸟真的衔着麦地的露珠?

  但我确切地知道,春风的梦早已发芽,那是春姑娘可爱的手。像仙女一样漂亮的春姑娘,采下村庄梦中的笑声,撒向麦地。

  麦地开放,收集村庄纯洁的梦,而我已站立成麦苗的姿势。

  我已经看见春天在雪花的心蕊上跳舞。

  在高远的山村,田野和村庄,把春天的舞台搭向天边。

  银色的舞台上,农人和孩子显得很小很小,但他们灼热的歌声和笑语,四射光芒,充满时光。这是春天在迎接他们还是他们在迎接春天?

  我在动人的场景,觉得农人和孩子是一只又一只已经起飞的吉祥鸟。他们的翅膀,正是对春天的想象与编排。

  春天依然在雪花的心蕊上跳舞。春天从未离开过村庄。

  我悄悄对你说一声,谁也不知道我们诠释乡土的秘密。我们在谱写一种用心才可以听见的声音。

  你在微笑吗?我们应该微笑。我祝福麦穗的成熟和思考麦地的金黄,我们一直在微笑。你风一样自由,我也水一般无拘无束。但我不是你,你更不是我。但我们彼此之间熟悉麦的生长,紧跟农人的目光,香透田野、村庄和儿歌以及遥远的都市。但我必须说,我们奏鸣的音符,是农人为麦地弹响的音乐,时光的窗花,袒露齐天的心性。

  是哦,谁能想到,艰辛突出的面包香气,饱含大地无穷无尽的想象。

  我又禁不住唱起春天的歌谣,亲爱的,你爱我吗?

  我知道,时光会毫不犹豫淹没我的身影,但我会明白,只要我们的脚步走向春天,谁也不能束缚春天在人的心里绽放。

  我在前往春天的时候,天空所有飘飞的瑞雪,都是我内心剪裁的热腾腾的窗花。我把这些窗花贴在农人歌唱春天的歌声里,贴在孩子的梦中,贴在麦芽上,我还要贴满村庄的笑语,贴满飞翔的鸟翅,贴满彩云似的牛群和羊群,贴满农人的汗滴和亮晃晃的锄头,贴满春天的露珠和村女的爱情。

  面对春天,我心情一直舒畅;面对春天,我也会记住那个美人;面对春天,我的脚步永不停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