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沐川新闻网 >> 沐源川>> 竹乡文学>>正文内容

晒谷坝的秋夜

作者:谢长江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02日   

 

晒谷坝的秋夜 

 

 

    ■ 谢长江
  晒谷坝的秋夜,天空好高哦,眨呀眨的星星,快要掉下来忙了,是风在吹动星星吗?星星是不是神仙的果子呢?

  摇着蒲扇的老爷爷说:“小的是仙人的果子,大的是仙人点的神灯,这会儿他们正在灯下喝酒摆龙门阵哩。”我们便抬头眼巴巴地望着天空,要是那果子落在晒谷坝上有多好,有个孩子说:“我听见仙人讲话了!”我们立刻尖起耳朵,真的有一种声音,由远而近,由近而远,隐隐约约。我们说:“好像是说话的声音,又好像是风的声音。”

  “嘿嘿!”老爷爷开心地笑了,他为啥笑呢?“老爷爷,神仙的果子甜不?”我们问。“当然甜了,吃了神仙的果子,会长生不老。”“要是吃了那果子,我们咋长大喃?”“老爷爷,你吃过没有?”“嘿嘿!”我们问了一个话题,又问一个话题……老爷爷忽然笑着说:“月亮亮到晒谷坝了。”

  我们一看四周,月亮正从高高的谷堆上流下来,一直流到我们身上。再看谷堆,金黄的谷子已经让月光漂白了,散发出白茫茫的雾气。不远处,守夜人的鼾声像打雷,从晒堑上冒出来,落在谷堆上,原来那白茫茫的雾气不是散发出来的,而是鼾声砸在谷堆上溅起来的,要不然,谷子的香气咋那么香?咋鼾声落的方向是在谷堆?咋不落到夜莺的叫声里,明天好让夜莺衔着飞到天上去,那不是太好了?他们才不呢,他们睡着了,心还在谷堆上,一刻儿也没离开,鼾声就是找着了心,跟去的。

  可是,我们觉着高高的谷堆,是很大很大的碗盛满了的饭。便说:“这谷子好香哦!” “嗯!”老爷爷一脸慈祥,边点头边做闻谷子香味的动作,“真的好香。”他认真的样子,把我们逗乐了,便又缠他摆龙门阵,他清了清嗓子,说:“从前,谷子不是长在田里的,是撒在晒谷坝上的。”

  “那谷子是从哪儿来的?”“观音菩萨从天上带到人间的,她把谷子撒在晒谷坝上,农民收了,第二天又长了。”“唉呀,要是长了我们,明天老爹老娘咋认出哪个是真的我们喃?”“哈哈!哈哈!”我们和老爷爷立马仰天大笑。

  “现在晒谷坝不长谷子了,玉皇大帝怕我们人间的人吃了谷子都成了神仙,就把晒谷坝的法力破了,让谷子长在田头,让人间的人去劳动,让人吃了谷子还要生病变老,最后死去。人间的人也不怕,说生病就生病,劳动最光荣……”我们听得津津有味,比我们大的孩子不知从哪里钻过来的,也不知在我们背后站了好久。

  “玉皇大帝真坏!”“他还把嫦娥姐姐关在月亮里,不准出来。”“说不准哪一天,我们就把她救出来了,看他玉皇大帝怎么样。”“就是嘛,我们人间的人现在不是活得好好儿的?”“哪个还理他?”“嘿嘿……”

  我们又望望天上,天上的月亮又升高了。也许天上的人听见我们说了玉皇大帝生气了,把房子搬远了,不让我们看见?谁管他们呢?我们有高高的谷堆,还怕他们不成?但我们如此一想,天上越发神秘了,也想知道,我们围坐在巨大的簸箕里,是不是天上的太阳?老爷爷握住的蒲扇,在镇上请一个乡土画家在上面画了月亮又画了嫦娥,这会儿月亮就成了它的影子。

  这时,四面八方的琵琶声,铺天盖地,可一声秋蝉,把这大片的琵琶声像撕布一样扯了一个大口子,把蟋蟀惊哑了,幸亏有如雷的鼾声及时把蟋蟀震回神,琵琶声才又响起,浓浓的谷香也补上了那大口子。然而,秋蝉又响了,我们便问道:“恩阿儿(蝉),你从哪儿来?”“我从天上来。”“天上喝的啥子?”“喝的黄河水……”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