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沐川新闻网 >> 沐川新闻>> 外地媒体聚焦沐川>>正文内容

川农报:沐川县林权改革“点金”有术

作者:匡华伟    来源:四川农村日报    发布时间:2008年09月02日   

 

沐川县:林权改革“点金”有术

——公路和资本一起开进林区

■ 匡华伟 
 

沐川县林业发展概况

    四川省林业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县沐川地处四川盆地西南边缘,幅员面积1408平方公里,全县山地占97.7%。全县共有林地面积145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67.5%,其中集体林地134.4万亩;2007年底,实现林业综合产值8.4亿元,提供财政收入0.48亿元,占全县财政总征收24.7%;农民人均从林业上直接获得收入1020元,占农民人均收入3246元的31.42%——林业在沐川县域经济中的支柱地位日益凸显。

    进入沐川,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郁郁葱葱。翠竹如海、林木幽深,民房农居掩映其间……远望沐川县城,犹如镶嵌在一片青玉之中。

    作为全国绿化模范县,沐川高达67.5%的森林覆盖率,成就了其中国竹子之乡、中国四川山鹧鸪之乡等美誉。但就是这样一个林业资源得天独厚,开发前景极其广阔的地方,在林业产权制度改革之前,却是这样一种局面:林权纠纷频发,林农造林护林积极性不高,林区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社会缺乏投资林业的热情,使得林业产业在全县经济发展中迟迟未能起到其应有的顶梁柱作用。

    面对这种“抱着金碗讨饭”的尴尬局面,2004年7月起,沐川县在省林业主管部门的支持和指导下,在全省率先启动了林业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工作。按照“明晰所有权、放活使用权、落实处置权、确保收益权”的总体改革思路,采取产权到户、到人,还山、还林、还利于民的“二到三还”政策,将一场声势浩大的林权改革在沐川全面铺开:

    从林业产权制度改革至今,沐川5.95万农户的134.4万亩林地已进行定权确认和资料录入,共颁证6.3万本;

    2005年至2007年,沐川下达荒山荒坡造林计划6.2万亩、四旁植树300万株,实际完成成片荒山造林11.02万亩和四旁植树378万株,分别超计划77.74%和26%;

    林木产品以柳杉为例,每立方米的单价由2003年的310元上涨到2007年的500多元。林农出售林产品收入2.25亿元,比2003年增加1.235亿元,增长121.67%,农民人均从林业上获得收入1020元,比2003年增加675元,增长151%;

    2007年沐川出产木材10万立方米,杂竹23万吨,分别比2003年增加6.44万立方米和8.7万吨,增长180.8%和57.9%。
    ……

    一组组不断刷新的数字,见证了沐川从未停止的林改步伐。同时,“林权换路权”、“经营权换路权”、“林权换贷款”等一系列紧密结合沐川实际的政策出台,将这场林改大戏推向了一个接一个的高潮。

致富路唤醒绿色金山

    8月的午后天气异常闷热。沐川县建和乡下坪村村民杨光辉顶着烈日,手捧装满碎石的簸箕,将林区公路上的坑坑洼洼逐个填平。路边,堆放着老杨家成堆的木头。“等下午拉木头的车上山,这些木头就可以当场换钱。”遥望公路的尽头,老杨一脸的期待。

    “砍一颗树,赚不了一个凳子钱,卖一车竹子,还不够路费。”在2004年,这是下坪村的真实写照。下坪村位于沐川县李家山上,茂密的森林是村民潜在的财富,同时也阻断了村子与外界的交通。

    2004年的木材价格为300元左右每立方米,而村民砍伐、运输的成本就达到250元左右,算下来每方木材还赚不了50元钱,更偏远的山区卖木材甚至会亏本。

    更让林农头疼的问题是,至2003年底,沐川县的120多万亩集体林地归属还不明晰。虽说大部分林地已经分给村民作为自留山或责任山,但只是“手指为界”。法定产权关系不明晰,没有法定凭据,使林权纠纷调解处理、权益保护、采伐申请、林权流转和抵押贷款等都受到制约,林农有护林之责却无经营之权。

    不砍、不卖、不种、不护,满山的“绿色黄金”失去了诱人的光泽。

    沐川林改的第一步是就对120余万亩自留山或责任山准确勘定界限,明晰所有权。将山上林木的所有权和山地的使用权交给林农,林农可以依法经营山林,并可将拥有的林木所有权和林地使用权进行流转、买卖、变现。

    虽然林地成为林农实实在在的财产,但以公路为主的林区基础设施落后,林区经济仍然受到严重制约。于是,沐川在颁证放权的基础上,通过免收办理采伐、运输和林权转让手续费用等方式,进一步凸现投资林业的价值,激发社会投资林业的积极性。

    “用一部分林子换路,其余的林子按市场价卖。”下坪村村民通过与业主协商,用“以林换路”的方式,将自己部分林子15年的林地使用权、竹林所有权协议转让给当地的一位业主刘作池。刘作池筹资,加上修建林区公路政府每公里3万元的补助,修建了连接下坪村与山下的山区公路,并将林地返包给村民经营管理,按市场价格收购村民交售的木材、竹材。

    家住下坪村五组的杨光辉眼见公路修到下坪村四组就戛然而止了,他和当地的村民都急了。村民们找到刘作池,将430亩林地无偿地交到了他手里,条件只有一个——修路。

    如今,刘作池投资200万的山区公路已经贯通了下坪村,运木材的车上山时,总会拉一车碎石堆在沿途作养路之用,下山则沿途收购村民的木材。

    “林子能卖钱了,大家种林的积极性也高了起来,以前没人管的荒山,现在都争着要!”宽阔的道路,连接了山上山下的交通,也盘活了这座沉寂已久的“绿色金山”。杨光辉说,如今每方木材能净赚300多元,山上的竹子、茶叶、金银花和干果也能顺利运到山下出售。

    三年多来,沐川共投资6000万元,建成林区公路622公里,其中业主投资近4000万元建成420公里。公路通,百业兴,山区农民在出行便捷的同时,加快了与现代社会的融合,思想观念悄然发生变化,促进了山区经济快速发展。

林权证成为绿色“信用卡”

    8月20日,建和乡下坪村七组的童明海从信用社里领到了1万元的贷款。拿到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乡上的农业技术服务中心,向技术员杨红咨询选购树种的事。

    童明海家里有46亩林地,还有20亩玉米地。林改后,每亩林地每年的净利润在400元。于是他想把15亩玉米地改种林子,但因为缺钱一直没动。农业技术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可以用林权抵押进行贷款后,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提出1万元的小额贷款申请。没想到申请才提出几天,就收到了信用社的领款通知。经过简单的手续后,1万元贷款送到了他的手上。

    和童明海一起领到贷款的还有从峨眉山市到沐川投资林业的业主郭明聪。他是随着沐川林改进入当地投资的首批业主之一。前年,郭明聪通过抵押林权贷款100万扩大了经营规模,尝到甜头后,今年他又抵押900多亩林地换来了80万的贷款。

    “维护山区公路、扩大林地面积、扩大木材加工厂规模、栽种经济效益更高的树种……”郭明聪对80万贷款早有一整套的支配方案。

    沐川林业产权制度改革颁发林权证后,林农有了实实在在的抵押物,金融部门也有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资产,有了融资的平台和条件,双方可以放心、放胆融资,解决了林农、业主、企业融资无抵押物的问题,实现了资源向资本的转变。林改以来,沐川已办理大宗林权抵押融资48宗,林权抵押融资7259万元。像童明海这样的小额贷款更是举不胜举。

    林权抵押融资平台为林农和业主带来了发展资金、也带来了技术和先进的经营理念。据统计,2005年至2007年,沐川县荒山荒坡造林和四旁植树投入资金5082万元,其中林农、业主和企业投入4675万元,占92%。当地林产品加工业也呈现快速发展势头。目前,沐川拥有林产品加工企业781户,比2003年增加379户;2007年实现产值5.7亿元,比2003年增加2.5亿元。

    安全、完善的资金链的保证,使当地林业加工企业一改过去粗放的发展模式,生产技术、管理水平与产品质量不断提高,产业链条不断延伸,不仅提升了林产品的价值,更丰富了工业经济内容,推动了沐川工业强县的步伐。

    资源活了,林农富了,山更绿了……随着林改的深入,更多更新结合当地实际的配套改革措施相继出台,一幅林权制度改革的新画卷,正在沐川广袤的大地上铺展开来。

●局长访谈

凌维东:沐川县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积极推进者
    

    问:凌局长,你认为沐川林改4年来取得了什么样的效果?

    凌维东:概括成一句话:“林子越砍越多,管护越来越好!”林业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沐川的生态建设也取得了质的突破。取得了“农民得实惠、生态受保护”的双赢局面。

    问:就林改而言,沐川的情况与其他试点县市有哪些不同?结合沐川实际,出台了哪些配套改革措施?

    凌维东:沐川是一个地方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对森林等自然资源依赖程度比较大的地区,要增加老百姓收入,促进农村社会的稳定,林产业的发展必须放在重要位置。因此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对沐川来说尤为重要。结合沐川实际,我们出台了 “林权换路权”、“林竹经营权换路权”,“林权抵押换贷款”等一系列整套配套措施,无论是哪一种措施,目的只有一个:盘活林业,增加老百姓收入。

    问:这一系列的配套措施实施后有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凌维东:林改盘活了沐川的林业市场,使林产品价格和林地流转价格逐年攀升,增加了农民收入,同时也刺激了他们造林护林的积极性。以前是“赶着农民种树,管着农民砍树”,而现在是业主专门开发、农民主动造林;不少离开山区谋求生路的农民,现在也回到了山林挖掘财富。林改的成功还解决了当地农村长期遗留的一些纠纷问题,大量化解了土地、林地、林权纠纷,消除了邻里矛盾,使农村社会呈现更加和谐稳定的局面。

    问:林改前后,沐川县林业部门所扮演的角色有什么不同?

    凌维东:通过林改,林业部门逐渐由管理者向服务者和监督者转换,只有通过这种角色转换,沐川林改才能真正做到还山于民、还权于民、还利于民,促使当地新农村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发生深刻变化。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