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沐川新闻网 >> 沐源川>> 竹乡文学>>正文内容

【竹乡文学第3期】[小品] 诚 信

作者:赵成旺等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8年10月08日   

 

诚  信 (小品)

■ 赵成旺等

    丈夫在客厅里,一边拖地,一边唱(模仿《故乡》曲调):我们的生活还可以,下岗之后做生意。低息贷款还免了税,现在的政策真安逸。——哎——,安逸——,巴适——。
    独白:今年喜事逢了双,娃儿上大学还买了房。这哈儿,我的婆娘就是到税务所上房屋交易税去了。
    妻子急匆匆地从右上(做敲门动作),并在门外喊:老公——
    丈夫面对观众:你看四川人硬是说不的,回——来——了哦!
    丈夫放拖把,开门。
    妻子:老公,整住了,整住了。
    丈夫:整住啥子了?捡到皮包了唛?
    妻子(神秘的样子):皮包?跟捡到皮包差不多!
    丈夫:当真唛?看你神秘兮兮的样儿,象黄狗滚茅司(厕所)——整肥了!
    妻子:闯到鬼哦,你扫兴唛,老娘今天上房屋交易税,少申报了1万块,省了几百块的税钱。
    丈夫:当真的啊?这是白天哦,你不要说梦话!
    妻子:真的,这个主意是卖房子的张大姐出的。
    丈夫:这个事情没整对头!
    妻子: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不讲,哪个晓得嘛。这又是旧房儿,哪个能把价钱估得准嘛?我又不贪心,才麻了1万块,神仙都猜不到。
    丈夫:你还强枪犟,纸包得住火唛。
    妻子:你这个乌鸦嘴,硬是说不来好话。手续都办好了,我不相信还有啥子拐扯。
    丈夫:做了亏心事,你就不怕鬼敲门唛。
     妻子:这算啥子亏心事哦,那些贪污犯才是做的亏心事嘛。
    丈夫: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哦!
    妻子:灯草打疙瘩——假节节(假积极),你那哈儿(会儿)在厂头当支部书记,啥子事情都干在前头,下了岗,政府没多拿几个钱给你喃(呢)?你还是熬更守夜做生意来供婆娘娃儿喃?
    丈夫:没得良心的话不要说,你想一哈,我们开头做生意,没的本钱,是政府贷的低息款,还免了3年的税。现在我们买了房子,虽然是二水房,到底还是有一百多个平方米嘛,你还有啥子过不得的喃?
    妻子:你说这些干啥子。钱多了要咬人唛?你手弯子朝(往)外头弯。
    丈夫:我倒不是手弯子朝(往)外头弯哦,你就想贪那点小便利,你不晓得这是犯法的唛,人家税务所搞宣传的时候你是咋过听的呢,你干这个事情整的不好要遭罚款,怕还要坐班房(监狱)。
    妻子:怕有弄么凶,你这些,敲棒棒吓猴子,我虚啥子嘛。
   门铃电话突然响起,妻子接门铃电话:哪个……他在……你是哪个嘛……安……李所长……上……上来嘛(用颤抖的语气)。
    妻子做开电子门动作,垂头丧气,转身向丈夫走过去:遭——了,遭——了!
    丈夫:啥子又遭了?
    妻子:税务所的李所长来……来理抹我来了。
    丈夫:我讲嘛,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妻子:都这哈儿(时候)啦,你还阴阳怪气哩,快点想办法。
    丈夫:笼都笼起了,只有檀香木雕童儿——硬乘(硬神)噻。
    妻子:这……这咋过得了哦!这硬是白鹤儿吃黄鳝——胎——不——伸哦(意为承担不起)。
    丈夫:这就叫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哦。
    妻子:那你急(去)开门!
    丈夫:我急(去)开门?我才不好意思呢。
    妻子:人家找的是你。
    妻子做推丈夫的动作,丈夫做不去的动作,反推妻子:你干的事情你乘起(承担)。
    夫妻二人你推我攘,口中说道:“人家是找你的,你急(去),” “你干的事情你乘起。”   
门铃突然响起,“叮咚”,二人面面相觑,呆如木人,保持推攘动作。门铃再次响起:“叮咚”。二人回过神来,丈夫缓缓走过去,回头对妻子道:“这才是黄狗偷嘴黑狗遭殃。”妻子瘫软在沙发上,长叹一口气:“唉”。
    丈夫做开门动作:哦哟,李所长,请——请进。
    妻子站起来,迎上前去:李所长,坐——坐——请坐。
    李所长:不客气,不客气。
    妻子慌慌张张将茶几上的茶盅递向李所长,丈夫:老婆子,咋过端空杯子哦,泡茶噻。
    妻子一愣,连声说:哦!要得,要得。
    李所长:不要客气。
    丈夫:请问李所长,今天……有啥子指示喃?
    李所长:今天我们所里的工作失了误,给你们办理的房屋交易税整错了。
    丈夫和妻子异口同声:唉!我们晓得错了。
    李所长:哦?晓得了,晓得了你们该主动讲噻。
    妻子:我……我……
    丈夫:我们还没来得及,准备明天来给你们汇报。
    李所长:这些事情,你们要早点提出来,不然的话吃亏的是你们。
    丈夫和妻子:是、是。
    李所长:我看你们这套房子还不错嘛,面积是不是120个平方哦?
    丈夫:是。
    妻子:不是。
    李所长:到底是唛不是哦,你俩口子在演戏唛?
    妻子吓得坐在沙发上,没有坐稳,滑在地上,马上又坐起来。
    李所长:唉!大姐,咋过的哦?
    丈夫:在干啥子哦,三岁娃儿唛,坐都坐不稳啦。
    妻子:李……李所长,你们硬是火眼金睛哦。
    丈夫:李所长,你看……咋过处理嘛?
    李所长:好办,退税噻。你们买的房子属于普通住房,应该享受契税减半征收的优惠,只该收2%,但是收了4%,多收了你们的税。给你们办税的同志是个新手,很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下来请你们到所里急(去)办退税手续。
    妻子从沙发上一下站起来:安,退税啊?
    李所长:哦,对头。
    丈夫:这咋过要得哦!
    妻子:这……这……这咋过要得哦!税都交了,就算了嘛!
    李所长:这是我们的失误,我们呢有错必纠。
    妻子:我……我们……
    李所长:这个事情喃,确实对不起,还要请你们金盆打水银盆装——圆亮圆亮(原谅),我还有其他事情,就不打扰你们啦。
    妻子:李所长,你——你慢走哦——
    丈夫欲言又止:李所长……
    李所长下。
    夫妻二人瘫软在沙发上……
    妻子:嗨呀,魂都差点给我吓落了。
    丈夫:吓落了,你不是说啥子都不虚唛。
    妻子:喜得好,那个事情他们没有察觉,开始我还以为是来理抹我的,你摸嘛,老娘全身都是毛毛汗。
    丈夫:这样的事情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妻子:你还在挖苦我,我现在是失悔(后悔)得很。
    丈夫:就是嘛,这个事情咋过对得起他们嘛。
    妻子:你说咋过办嘛,我现在是六神无主了。
    丈夫:好办,明天把卖房子的李大姐喊起,重新申报,把税补了!
    妻子:补!?你说得轻巧,你不是说要坐班房唛,这次硬是怕——怕遭得凶哦。
    丈夫:那是吓你呢(的),不去补报,查倒起了,才遭得凶。
    妻子: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嘛?
    丈夫:我哪时还喝(哄)过你唛!
    妻子:你以为我的心不是肉长的唛,人家税务所对我们弄么(那么)诚恳,整错了还专门来跟我们讲,将心比心,我们蒙起整就对不起人了。
    丈夫:就是噻,明天就去把税重新申报哈,不要把一家人整得来像癞格宝(癞蛤蟆)吃豇豆儿——悬吊吊的。
    妻子(伸手打丈夫):你还说得安逸喃,一家人都成了癞格宝。
    丈夫:不是咋个喃?没把事情整巴适不是癞格宝是啥子呢?
    妻子:我才不当癞格宝呢。
    丈夫:那你当啥子喃?
    妻子:我要当天鹅,你当癞格宝! 
    丈夫:我是癞格宝?我就把吃了!
    二人向前谢幕。

                                                (编辑:长江)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