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沐川新闻网 >> 沐源川>> 竹乡文学>>正文内容

打工诗人罗云:我是一朵漂泊的云

作者:未知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8日   

打工诗人罗云:我是一朵漂泊的云

 

“敲定入选这本集子的最后一首小诗,已是2017年大寒时节。推开窗户,依旧馨香扑面,小城的春天又快到了。不禁感慨万千,作为一名地道的外来打工仔, 一转眼来到攀枝花已整整14个年头。在这14载漂泊时光里,每日风吹日晒,劳碌奔波,历尽了人生的辛酸苦辣。打工生涯的冷与暖,铸就了我百折不挠的坚强个性,也铸就了一行行泪水与汗水交汇的诗歌。”

2018年初夏,在经历了几个月的诗歌遴选、众筹、排版制作等流程后,沐川籍诗人罗云的诗歌集《一朵漂泊的云》正式出版。在诗歌日渐升温的当下,罗云“打工诗人”的身份令人侧目。从矿工、炉前工,到保安、工地小工,罗云从家乡沐川茨竹乡出发,紧紧贴在攀枝花火热的大地上,与生活亲密接触,用诗歌慰藉着自己漂泊的人生旅程。

这是写给家乡的诗

这一次 我不写天空不写大地

也不写桐籽村

铺天盖地的雪花

风干的泥土

枝头上 叽叽喳喳的鹅绒

那片粉红色的云朵  还在

月光也还在

春天 岂容忽略

我摘下一朵 塞进袖笼

我的季节单薄 枯瘦

无药可救

——《那片粉红色的云朵》

作为自己的人生处女作,罗云把《一朵漂泊的云》形容成自己诞生的“文学胎儿”,以此向故土致敬。收录于书籍中的大多数作品,与罗云那个叫茨竹乡的故乡有关,与那个生长着茂密竹林的沐川有关。

在《那片粉红色的云朵》里,尽管罗云“不写天空不写大地,也不写桐籽村”,但却把对家园透骨的情感写得“力透纸背”,雪花、泥土、云朵、月光、春天,这些看似朦胧的意象,在诗歌特殊的语境中长出了飞翔的翅膀,承载着罗云深深的乡愁。在《敬畏火塘》里,他写道:“风雪整夜滞留/挤满火塘/锅庄滚烫/大朵大朵的火苗/爬上/乌黑的额膛/一壶乡音的老酒 /煨了整整一冬/乡人不醉不归。”

对于乡愁,罗云有理由抒写得更为深刻,离别故土14年,乡愁成为罗云的精神引线,它牵引着诗人向朴素的生活靠拢。在对故土的反复舔舐中,人们看到一个渴望回归,渴望亲近泥土的诗人内心浓烈的情感。“在打工诗人心中,大抵都埋藏着一个梦,那个梦就是故土,就是家园。”认真梳理和回顾中国诗人群落,在“打工诗人”这个庞大的群体里,始终流泻出一种思乡的愁绪,这也成为中国乡土文学最为温暖的一笔。

“在宁静的竹海,有我淳朴善良的父老乡亲。马边河甘甜的乳汁,孕育了沐川人特有的豪爽与质朴,也孕育了游子剪不断理还乱的乡愁。对于常年漂泊在外的打工者来说,故乡就是根,就是诗歌的土壤。沐川,是我生生不息的创作源泉。”罗云说,每一朵漂泊的云,都在返航的道路上,他也一样,期待有一天能回到故乡这个母体。

那些艰难的打工岁月

男人的黑夜 女人

永远不懂 矿灯下的性感

青筋暴突 男人的天空

都调成了振动

我们的岗位  拒绝女工

拒绝温柔

阳刚的煤 烈火的胸膛

灼烧骨头

一场千年的掘进 淘尽了

人间烟火

——《我们的岗位拒绝女工》

何真宗、郑小琼……在诗歌热悄然复苏的近10年,一个个打工诗人的名字蜚声文坛。出版个人专著9部,获广东省“东莞市优秀青年”,重庆市“十佳读书人”和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称号,这是打工诗人何真宗的简历。而与韩寒、邢荣勤、春树等一同入选“中国80后作家实力榜”的郑小琼,则是打工诗人又一名出色的代表,她曾获得“利群”人民文学奖、东莞荷花文学奖年度诗歌奖等多项大奖。和何真宗、郑小琼有些不同的是,罗云的落脚地不是在大城市,所经历的工作更为繁重,更为具体。在“拒绝女工”的工作岗位上,罗云这个瘦弱的汉子,用单薄的力量扛起生活的重压,与自己展开较量。

2016年元旦后不久,刚刚迎接了新年的罗云还未来得及书写下自己的感慨,因所作业的隧洞塌方,不幸身负重伤,全身多处骨折。“住院半年多,经历大小手术八九次。”罗云在诗歌《第一次上手术台》中写道:“平躺/赤裸的薄/生命的厚度要缓缓打开/跟手术台高度一致/毛细血管中丛生的杂草/需细细清理/全麻/不留死角/做个小梦/就安静了/一首诗歌来不及吐槽/我听见手术刀破冰/切开一副/带电的骨骼 矫正 复位 加固/一枚锋利的钢针 抵达脆弱的神经。”

“在病床上与死神抗争的200多个日日夜夜里,我从未失去对生活的勇气与信心。每一次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那一首首催人泪下的诗歌,让我不甘消沉的灵魂在故乡的田野上奔走,让我暂时忘却了来自骨髓深处的阵痛。”在《一朵漂泊的云》后记里,罗云描述了诗歌是如何让自己在逆境里一步步摸索到光明的。

与诗歌的“幸福对话”

好想对一朵桃花 说说心里话

一场春雪溃退之后

趁着夜色 我要走进你的画坊

用我的痴恋 叩开你紧闭的窗

在你千年的传说里 走一趟

桃花 中国的桃花 你是诗人笔下

妖娆的风光 每一粒都是一颗小宇宙

收藏着春秋冬夏

好想对一朵桃花 说说心里话……

我要叫醒一朵花蕊 取出我童年的影子

把它寄给流浪的兄弟 那些

一辈子也长不大的娃……

——《好想对一朵桃花说说心里话》

乐山诗人巴矛来自于峨边彝族自治县黑竹沟林区,作为常年涉足大山的诗人,他与罗云在生活上有着某种思想上的“共振”。他这样评价罗云的文字:“罗云在隧道里用钻孔机给我们刨出的文字,是深沉的,是石头的。他的作品带着时代的多边线条和硌人的疼痛感。他的诗首先摒弃了晦涩与高深华丽的色调。他的诗不是置身事外的冷述,也不是摆弄才情的精致。他的诗是兄弟,是乡村的俗乐和诗人对世界轻触式的叩问。一个从乡下出走的人,以诗的认知和姿态进入街道进入车间进入人间冷暖,用诗的脚步,走读现代都市变奏和社会巨大变革中的人事风情。”

和城市里悠闲生活中诞生出的诗歌决然不同,罗云的诗歌让人感受到生活的“不可承受之重”,但在这种“重压”下,诗人的内心一片明亮,他用语言和身体抵挡着负面的阴影,用诗歌的灵动和对生活的美好憧憬,向我们托举着阳光照耀下扑面而来的温情。

诗歌和罗云互为补充,诗歌让罗云尝到了人生漂泊苦旅中的丝丝甜味,罗云又给打工诗歌注入了更多特色鲜明的诗歌情怀。作品入选《攀枝花文学艺术年鉴 》《乐山诗典》《甲鼎·金牌诗人作品大展》《三江诗文集》;参与报纸“诗歌集结号”,与国内诗人大咖“对垒”……罗云与诗歌的“幸福对话”,还在继续。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