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沐川新闻网 >> 沐源川>> 竹乡文学>>正文内容

【竹乡文学第2期】[散文] 山野坟飘

作者:张 仲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05日   

 

【 散  文 】

山  野  坟  飘

■ 张  仲

 

    今年清明节,是第一个国颁假日。我家几姊妹和幺叔一家早就约好了,要回底堡老家“上坟”。

    我给在老家的父亲打电话,他说一系列祭品了准备好了。于是我们轻装而回。

    到家稍事休息就准备“上坟”,七十多岁的老父老母坚持要一起去。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山上出发。

    老屋附近,有六座祖坟,都被荒草覆盖,有两座在一片竹林里,是一种名罗汉竹的,有几棵窜到坟上去了。我们用砍刀把每座坟都清理干净后,就开始摆刀头(一块四四方方的猪肉)、敬酒饭、放糖果、点香腊、烧钱纸,挂“坟飘”。

    “坟飘”是由白纸折叠而成的,由专门的钱纸刀打出四条分界,然后留下一个飘头,下面撕开成花朵形,飘头挂在一根竹杆颠上,竹杆插在坟头。根据习俗,该坟后辈有几弟兄就挂几束“坟飘”,挂好“坟飘”作揖磕头,完毕后放一串鞭炮。

    在熊熊燃烧的钱纸前,依序作揖、磕头,并进行祈愿。

    第一秩序当然是父母了。我父母因年老,动作缓慢,但姿势标准,态度虔诚,祈愿声音也大。我听见他们都说:希望祖先保佑子女们平平安安,平平安安。近些年来,我们几姊妹在外工作,只有老父老母在家,又不愿离开故土,虽然生活各方面条件都得到极大改善,但他们还要坚持种菜、拣柴、养鸡……从不奢求,也从不向子女索取,当他们说出这发自内心的祈愿时,我陡然感到父母是多么伟大,一切都还为着子女着想,禁不住眼含热泪。

    轮到该我祈愿了,升官发财?出人头地?子女显赫?面对静穆平常的归宿于千万座坟墓中的祖先墓地,以及我那伟大的父母,我只能有一个选择,愿父母平平安安,平平安安,这是我最深刻最淳朴最真实的祈愿了。

    于是我默默地磕下头去。

    半途中又碰到本家前辈,他们来得很远,有好些年没来过了。于是又按照刚才的程序规规矩矩进行了一遍,再添上一束“坟飘”。之后就从这些坟墓说起,翻开了一页页祖先的历史。我们一家是从雍正二年湖广填四川时进川的,至今的“插栳树湾”、“葫芦坝田”、“九龙口”等地名在族谱上都有记载,当年先辈们的音容笑貌、性情脾味、遗闻趣事、典型功绩等等,由他们低低叙述,娓娓道来,语气虔诚,老成持重,似如正在传授一部神圣的经典。听着前辈们摆谈的历史,一眼又一眼地看着这一座座祖先坟茔,他们当年曾贫穷或富裕、落寞或煊赦、夭或寿,都已永久地固定在这堆泥土里了。我这生命就由这些祖先从泥土中的某条根系一代代延续下来的,虽说黄土无言,却是我的根之所在,今天我的一切快乐、痛苦、忧虑、追求、理想等等,他们都曾一一遍尝。原以为我的生命就这样或沾沾自喜或得过且过,却不料我生命的背后是如此厚重。

    前辈们的故事重重地牵动了我隐秘了几十年的某根神经,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与过去发生了质的变化。于是我再一次闭了眼把头深深地磕了下去。隐约中感到了祖先的默默注视,有祈盼,但更多的是慈祥、鼓励。起身来,浑身充满活力,灌注力量。——这是否是清明祭扫的本质所在?

    作揖完毕,燃放鞭炮。声声炮响,空谷呼唤,如同一轮轮涟漪展开,与山川树木契合,与大地连襟,与我们的心同震,同震中拉近了与我未曾蒙面的祖先的距离,有一种隐隐的痛的交流。

    等鞭炮放完最后一颗时,我们又向下一座坟茔进发。回头一看,硝烟散去,几束“坟飘”默默无语,其实它们也挂不了多久,一场春雨就会让它们遍体鳞伤,但洁白的静穆却是祖先的标志性守望,或是向过往行人的自豪宣言。但我又说不清楚。

    到最后一座坟“挂亲”完毕,大家就坐下来,把刀头、糖果摆了一地,把烧酒倒到大碗里喝转转酒。——按习俗,带上山的东西是不能带回家的。

    一路上,远远近近不时地传来鞭炮声音,虽然不知道是谁家在“挂亲”,但山村静谧中天簌流转注入悠悠回音,自能感觉各家各姓在向山川大地的追思历程。
回家路上,山野里已有不少坟墓挂上 “坟飘”了,有些多年未曾看到挂过“坟飘”的老墓也有钱纸烧过的灰烬,有些香腊的青烟还在缕缕游荡,有些人家正在认认真真地做着传统仪式。极目四野,一束束洁白的“坟飘” 或稀或密,点缀在满山绿色中。我相信,每束“坟飘”的面前都曾有一群后辈在虔诚祈祷,每束“坟飘”的背后都有一段历史正在传承。

    回到家,远房前辈自然要住一宿的,又会把未曾摆完的祖先的故事进行下去,一定会共同沐浴在祖先勤劳勇敢的历史里而乐此不疲。

    回到城里,看到了多年未曾看到的一些朋友,他们分散在全国各地,都说是回来“挂亲”的。看见他们一身泥土,想是也像我一样祭扫归来。

    也许,国颁“清明”节假日,让亲人找到了一个团聚理由,把曾经遗忘的祖先的故事堂堂正正地摆起来……

                                                                                                              (编辑:长 江)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